炭车网>军事>中国首枚原子弹试爆55周年,半个世纪后中国核武力量有什么亮点

中国首枚原子弹试爆55周年,半个世纪后中国核武力量有什么亮点

2019-11-18 18:15:03

10月16日是中国第一颗原子弹成功爆炸55周年。我们现在回顾一下1964年10月16日罗布泊戈壁沙漠的“东方噪音”。回顾20世纪60年代和80年代多事之秋,我们再怎么高估整个“两弹一星”战略计划对新中国和我们国家的战略意义也不过分。

1964年10月16日,

中国第一颗原子弹成功爆炸

正如邓小平曾经说过的:“如果中国从20世纪60年代就没有原子弹、氢弹和卫星,中国就不会成为一个有影响力的大国,也不会拥有现在的国际地位。这些东西反映了一个国家的能力,也是一个国家繁荣和发展的标志。”

因此,在此,我们首先向为“两弹一星”工程做出无私贡献的功勋科学家、广大科技工作者和各级官兵表示深深的敬意和缅怀。

那么,作为一个已经走过了55年辉煌岁月的新中国战略核电,它达到了什么水平的设备和运载能力?中国战略核力量坚持的战略理论和使用原则是什么?尤其是在国庆阅兵70周年之际,战略打击队以前所未有的阵容出现,我们的战略核力量还有什么不足需要弥补吗?今天,让我们谈一谈。

东风-41弹道导弹在国庆70周年阅兵式上

最好首先说,所有关于战略核力量的材料和数据都来自互联网上的公共信息。伊万没有能力制造机密信息,也不会发布一些不负责任和大肆宣传的所谓内部数据。让我们开始这篇文章。

中国战略核力量的装备水平

首先,需要向你解释的是新中国战略核力量的装备水平。众所周知,中国的核武器试验始于1964年10月16日第一颗原子弹试验,结束于1996年7月29日最后一次地下核试验。试验前后共进行了45次核试验,试验次数是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中最低的。

中国首次原子弹试验

然而,与美国和苏联为“展示实力和决心”而进行的大量“近实战核试验”以及法国在突破热核武器配置和核弹小型化阶段进行的大量验证性核试验相比,中国的核武器试验可以说是“次数最少、突破最多、效率最高”:

中国第一颗氢弹

不用说,“最少次数”和“最多突破”主要是指中国在这45次核试验的帮助下,在核武器研发领域至少实现了6项重大技术突破。“最高效率”意味着中国在核试验中几乎实现了“每一次试验都达到了预期目的”和“每一枚实战弹头都可以通过一两次试验成功定型”。这不仅是与英国和法国相比的一个显著成就,也是与美国和苏联两个核大国相比的一个显著成就。

中国核物理学家:俞敏

就中国在核武器研发领域的“六大技术突破”而言,根据余敏同志和薛本成同志后来披露的材料,“六大技术突破”排除了最后一个可能是计算机模拟核爆炸的可能性。前五项分别是:原子弹技术、氢弹(热核武器)技术、中子弹技术、小型化初级制造技术和先进核弹头设计技术的突破。

中国首次氢弹试验

如果将这些技术突破与我国核弹头技术结合起来,我国军队已经装备的战略/战术核弹头可以分为以下几代:第一代以1964年试验的原子弹和1967年试验的氢弹为代表。这两种类型的核装置在试验过程中以核弹的形式出现,并可由空军的炸弹-6a或炸弹-5a携带,属于能够实战的第一代核武器;

中国的第一代核武器都是空中炸弹。

第二代以1976年的第21次核试验和1987年的第34次核试验为代表。这两次核试验是针对某些洲际弹道导弹和某些潜艇发射弹道导弹的大型单弹头,属于第二代初步小型化和大型等效热核武器。

中国潜艇发射弹道导弹:浪潮1号

第三代以20世纪80年代后期总工程师薛本成提出的“某种先进核弹头”为代表。第九研究院的公开数据显示,这种核弹头“需要达到世界上最先进的水平”。从试验进展来看,它无疑属于第三代小型化和大型等效弹头,既可用于发射良好的洲际弹道导弹,也可用于移动式洲际弹道导弹。

美国w88核弹头

俗话说,“敌人的指控是最大的恭维。”根据美国代表克里斯托弗·考克斯在1999年5月发表的著名的《考克斯报告》中慌乱的声明,“中华人民共和国...一份文件证实了美国w-88的信息论,指出“中国窃取了美国w88核弹头技术”,此前我们已经说过w-88热核弹头是世界上技术最先进、威力最大的战略核弹头。甚至美国人也认为中国核弹头的小型化技术和威力可以与w88相媲美。我们军队的核武器装备水平是显而易见的。

右边是美国众议员克里斯托弗·考克斯

当然,有了战略核武器,我们就必须有车辆来抗击它们。与极高水平的核武器相比,虽然中国的导弹研发一直是钱学森、梁李思等老一辈科学家的心血,但由于20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国家的整体科技实力,我军的核武器运载工具长期处于“低技术水平、小装备规模”的状态。

中国导弹之父:钱学森

首先,钱学森在1965年3月提出了“八年四弹”计划,即从1966年到1972年,df-2和df-3中程地对地导弹、df-4中程地对地导弹和df-5洲际弹道导弹相继研制成功。然而,由于各种因素,1972年实际上只开发了东风-2/3/4型号,而东风-2和东风-3则部署在实战中。df-4理论上可能对北方强大的敌人构成巨大威胁,直到20世纪70年代末才开始使用。

Df-4弹道导弹

然而,以梁李思为总工程师的df-5洲际弹道导弹直到1980年5月的“580”任务(即著名的“中国成功发射运载火箭进入南太平洋预定海域”)才完成全程测试,正式生产和服务不得不等到20世纪90年代。直到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随着国际形势的急剧变化和国内经济形势的改善,中国的洲际和中程战略导弹才进入“快车道”。df-21系列和df-31系列机动发射固体燃料弹道导弹不断发展。其中,df-21作为新一代中程弹道导弹,成功研制了df-21c和df-21d精确打击改型。作为新一代远程弹道导弹,df-31还开发了df-31a和df-31ag改型,性能优化,射程增加。

Df-31ag远程弹道导弹

更不用说,进入21世纪后,随着中国科技经济实力的进一步增强,战略导弹研发领域取得了越来越多的成就。迄今为止,以df-21c/d和df-26系列为代表的核打击和中程核打击系统,以df-31a/ag和jl-2a为代表的中程和远程战略核打击系统,以及以df-5b、df-41和jl-3(正在研究中)为代表的洲际战略核打击系统已经正式形成。国庆70周年阅兵上的四枚df-5b发射良好的洲际战略核导弹、16枚df-31ag和16枚df-41机动发射战略导弹以及12枚jl-2潜艇发射战略导弹就是最好的证明。

浪潮2潜艇发射战略导弹

中国战略核力量使用原则

许多读者可能已经注意到,伊凡在大部分时间讨论中国核打击体系时,仍然使用“战略核反击”的规范性表述,这也让许多读者不禁要问:当他显然拥有相当强大的战略核能力时,为什么还要坚持“核反击”的原则?

我认为这没什么错。一方面,中美面临的战略环境毕竟是根本不同的。冷战期间,美苏之间的核交流战场主要由西欧大陆主导,在此之前主要是战术核交流的突破。在此基础上,美国核查派坚持“不拒绝首先使用核武器,而是谨慎选择升级强度,以免立即升级到核交换”的原则。然而,一旦中国大陆遭到核攻击,无论是战术性核攻击还是战略性核攻击,其结果都必须直接指向核交换,不存在优先权问题。

另一方面,在我军已经建立了相当强大的预警系统的情况下,将战斗层面的“登陆核反击”原则转变为反应速度更快的“空中核反击”原则就足够了。随着强化的发射良好的洲际弹道导弹和移动式洲际弹道导弹的部署,强大的敌人试图通过核攻击解除我们核力量的武装已经变得越来越不现实,足以让我们的军队保持相当强大的反击力量。

最后,作为一个坚持“不接受任何核讹诈和不以核武器讹诈他人”光荣传统的大国,“永远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是我们对世界所有国家的庄严承诺。

尽管目前中国的战略核电建设(即我们前面所说的天基战略核电)还有一个短板要填补,作为一个历经55年艰苦创业的中国核电,我们今天所装备和看到的一切都足以安慰烈士。然而,对于这些先驱者来说,继续前进,建设更强大的战略核力量无疑是最好和最深刻的记忆(今天我们可以回顾电影《走出世界》)。

江西11选5投注 12bet 足球盘口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作者:匿名
辟谣,猫咪阴阳脸并非色素分布不均,其实是猫咪与它的兄弟合了体
美国摊上大事了:50枚核弹未撤出土耳其,如今或全部沦为"人质

© Copyright 2018-2019 javierjoison.com 炭车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