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车网>娱乐>张艺谋:每个导演心中都有一团燃烧的火

张艺谋:每个导演心中都有一团燃烧的火

2019-11-22 13:02:34

张钧

就在漫长的十一月假期结束后,张艺谋导演的70周年庆典做了一些调整,并开始了下一次密集的旅程。

在不到24小时的第三届平遥国际电影节上,张艺谋获得了电影节的最高荣誉《卧虎藏龙,对东西方交流的贡献》,出现在4k复现《红高粱》的预演观众大会上,与媒体进行了半小时的集体采访,并向大师班的2000名粉丝讲述了“电影的每一秒钟”。

将近70岁的张艺谋戴着黑色帽子,穿着印有国庆标志的风衣,看起来瘦瘦的,能干的,精力充沛的,不时微笑。用他的话说,与繁忙的工作节奏相比,来到平遥甚至是“休息”。

作为中国著名“第五代导演”的代表之一,张艺谋的名字不仅在中国家喻户晓,而且在世界电影中也占有一席之地。他的电影如《红高粱》、《菊豆》、《大红灯笼高高挂》、《秋菊的故事》和《我的父母》在国内外获得了410项大奖。《英雄》、《金花诅咒》和《战争之花》等商业电影四次获得年度票房冠军。

如果张艺谋在1978年被北京电影学院录取,他会花40多年的时间从事艺术,写歌词,照镜子,当工人并获奖。然而,他承认他最喜欢的事情是拍电影。"如果每年都没有新的电影项目在运行,那感觉就像是在浪费时间。"以下是张艺谋专访和大师班的总结。让我们仔细看看这位电影大师的魅力,听他谈论40年来的“电影的每一秒”。

第一部分

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寻找造型风格,让它承载故事,表达时代

问:你是如何从欣赏艺术摄影走向电影的?当时,是什么因素促使你在高三时进入北京电影学院?

张艺谋:绘画和摄影都是爱好。那时工厂里无事可做。这些爱好不会让你感到无聊。后来,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改革开放,大学恢复了高考。那时,我已经28岁了,我想我会尽我所能进入任何一所大学,最终进入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这也是改变我命运的第一步。我被大学录取是因为我不是工人。在我研究完电影之后,我被深深地吸引住了,然后我想出了拍电影的主意。这样,我真的成了一名电影制作人。

问:首部小说《红高粱》在艺术和技术上都非常成熟。当时中国电影中有许多技术非常先进。是什么让你有创新的冲动,是学校教育还是社会观念?

张艺谋:那时,电影学院刚刚恢复。与今天的系统教育不同,老师们也再次拿起教鞭去上课。我在大学的四年里也学到了一些基础知识,但是我认为我表现出一些成熟的原因受两个因素的影响。第一个是时代。当时,全国都非常关注文化,出现了大量的文学作品、美术和诗歌。其中的故事必然带有时代的印记,所以它呈现了一种比我们这个时代更丰富的思想。

第二是性格。我认为导演处女作与导演的性格有很大关系。到目前为止,我自己的角色仍然希望没有言语上的意外,并且总是希望创新。无论什么,无论是颜色、图片还是音乐,都不要落后。《红高粱》创作时,第一次创作音乐是唢呐。我认为这还不够。最后,我得到了40多个唢呐。这很苛刻,但只是为了吓唬你。

问:在拍摄《大红灯笼高高挂》时,面对封闭单调的空间,你做了哪些改变使它变得五彩缤纷?

张艺谋:《大红灯笼高高挂》是根据苏童的小说《妻妾成群》改编的。这部小说最初写于南方,但后来被山西的古建筑所吸引,来到乔家大院。在准备阶段开始时,也不知道。一天,我坐在大院的二楼往下看,突然我看到一条正方形的透视线。八个字“没有规则,我从哪里来?”我想起来了。然后我把剧本变成了电影中的气氛和仪式。当时,它实际上是有意无意地寻找一种造型风格,使这种造型风格成为故事的一部分。今天,它看起来有点像《红高粱》的反面。如果《红高粱》是自由、狂野和非传统的,《大红灯笼高高挂》就是规则、压抑和不变的。

问:继武侠电影《英雄》之后,中国进入了商业大片时代,创造了国内票房纪录。你能谈谈这个商业转型吗?

张艺谋:严格来说,《英雄》是根据文艺电影改编的,因为它的结构像《罗生门》,讨论了“世界”这样一个神秘而宏大的主题。这是我第一次拍动作片。在动作设计中,我尽力设计了一些中国文化的东西,比如一滴水、一片树叶、一支箭等等。我根据我的爱好和理解拍摄它。我没想到它会在后来的演出中成为一个大话题,那一年它赢得了中国四分之一的票房,有2.5亿张,这在当时是巨大的。

今天,每个人都愿意给《英雄》这样的认可,作为中国的第一部商业电影,但事实上这部电影在当时被批评成碎片。目前,我们基本上是根据票房来判断成败的。如果我们今天有这么高的票房,我肯定会在睡梦中开怀大笑。但那时,我认为票房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非常关心每个人的评价,所以英雄也是一个意外。

问:你将来还想尝试什么类型的?

张艺谋:从去年到今年将有三部电影。这些故事是不同的。《一秒钟》是我自己对青春的一段非常有趣的记忆。这是一封给电影的情书。“坚如磐石”现在已经完成。这是一部黑帮电影。我称之为“硬汉”。它非常城市化和现代化。今年年底,我将拍摄《悬崖绝壁》。这也是一个新的尝试。这个故事有很大的悬念。我希望能够拍摄冬天的冰雪感觉。

《一秒钟》是我自己写的剧本,《坚如磐石》和《悬崖绝壁》都是别人带给我的剧本。我发现它们还不错,然后很快调整它们拍照。目前,中国电影市场很好,当一千人轻松获胜时,很难找到好的剧本。当然,有许多导演自己写和导演电影。十年磨一剑不成问题。然而,我并没有闲着。我只是喜欢拍电影。只要我身体健康,时间允许,我愿意努力工作。

第二部分

“直到今天,我仍然像一个年轻人,期待着下次拍我最喜欢的电影。”

你认为哪种电影是好电影?

张艺谋:对我来说,一部好电影是一个非常遥远和吸引人的目标。“好电影”是一个神圣的词,但也很难理解。电影很容易制作,而好电影很难制作。你拍的电影越多,你就越这么认为。我希望我的电影能不断进步。我也愿意尝试不同风格的作品,并与不同的团队合作。直到今天,我仍然像一个年轻人,横向和纵向比较,寻找自己的缺点,不断学习和进步,期待下次在我的脑海里拍一部好电影。

问:你为拍一部好电影做了哪些努力?

张艺谋:拍电影时,我总是寻求突破和创新。有时候当没有办法讲故事时,我会用图片。当没有办法辨别图片时,我使用表格。我总是希望有一些不同。即使这种差异被别人批评,被别人批评,我也不太珍惜自己。我不假装是大师,但我仍然希望保持年轻。拍摄一部成熟、完整、完美的作品并不容易。最好追求一种特性。也许我就是这样一个角色。

问:这部电影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张艺谋:自从我开始这部电影,我就失去了控制。我们这一代人总觉得我们不应该浪费时间,所以我成了中国最忙的导演之一。如果没有新的电影项目每年运行,我觉得我在浪费时间。此外,我还会做一些其他的事情,比如大型活动、舞台剧等。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腾出时间。

总之,电影创作过程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我经常开玩笑说我们除了拍电影什么也做不了。许多来看我们拍电影的人总是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这太难了”。然而,我相信每个导演心中总是有一团熊熊的火焰。许多电影是毫无兴趣地拍摄的。在为期一天的电影之旅中,许多年轻导演不断遭受挫折,但他心中的火却不会熄灭。这就是电影的魔力。

第三部分

“电影是一门年轻的艺术,我很高兴看到年轻的观众和年轻的创作者已经成为中国电影的真正支柱。”

问:平遥国际电影节上有许多年轻的中国导演。你觉得今天年轻的中国导演怎么样?

张艺谋:我认为现在的年轻导演正处于一个非常好的时期。中国电影的发展也需要更多的年轻导演加入,包括年轻的创作者和观众。

电影是一门年轻的艺术,年轻的观众是主要的观众,所以我很高兴看到年轻的观众和年轻的创作者成为中国电影的真正支柱。中国电影很有前途。我们不仅正在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市场,而且正在为世界贡献非常好的电影。

问:你能介绍一下这个大师班的主题吗,“电影的每一秒”,你为什么选择这个主题?

张艺谋:我非常喜欢这个话题。这部电影是由每秒钟组成的。我刚刚完成的新电影叫做《一秒钟》。时间是这样的,无论是一秒还是无限,它都是生命绽放的一种形式。对导演来说,认真对待拍一部好电影的每一秒钟,实际上都是充实和绽放生命的每一秒钟。

问:你认为伟大的电影和时代之间有什么联系?

张艺谋:质量和数量永远是辩证的关系。伟大的电影在人类历史上并不多。它是金字塔的顶端。每年不可能制作许多伟大的电影。然而,当无数晦涩的小电影聚集到一定数量时,它们就会产生一种力量,成为伟大电影的摇篮。

中国电影的数量和票房都在上升,质量一直是每个人都关心的问题。质量取决于所有人的不懈努力。它肯定会到来,但不能马上到来,因为这是一种需要艰苦创造、清晰思考和历史发展机会的文化。因此,将会有伟大的作品和伟大的导演。我们不用担心。

上海快3投注 上海时时乐 快三彩票 pk10两期必中 甘肃快三

作者:匿名
这台晚会,他们精益求精、收获满满
我和我的祖国票房破20亿,刷新国庆档票房纪录

© Copyright 2018-2019 javierjoison.com 炭车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